王鸿嫔:基金业第一女掌门去职

  “基金女王”归来

图片 1

  文/本刊记者 宁鹏  摄影记者/任玉明

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原总经理王鸿嫔。资料图片/CFP

  曾经在内地掀起投资者教育风暴的“基金女王”王鸿嫔[微博],如今又在上海开启了新的创业征程——开立一家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

  掌管上投摩根5年,基金规模快速发展成行业标杆,“辞职门”、“老鼠仓”两次风波引发管理争议

  白手起家

  ■ 核心提示

  尽管从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下称“上投摩根”)离职数年,王鸿嫔依旧在内地基金行业享有不错的口碑。

  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12月10日宣布,董事会已批准总经理王鸿嫔的辞职申请,同时批准章硕麟拟任新一届总经理,王鸿嫔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将围绕“交接”展开。

  王鸿嫔的光环,与她在上投摩根任职期间的成就密切相关。上投摩根在成立三年后迅速跃居业内第一梯队,不仅造就了一个新基金公司崛起的典型案例,其在营销方面的变革更是让业内竞相模仿。

  开展投资者教育创风气之先,公司基金规模的急速膨胀,又经历了属下吕俊辞职风波、唐建老鼠仓事件,“基金业第一女掌门”王鸿嫔在被市场认可的同时,也被业内评价:团队建设和管理是短板。

  沪上某基金公司董事长曾告诉《陆家嘴》记者:“某种意义上来说,王鸿嫔曾影响了大陆整个基金行业的营销模式。”

  电话打给王鸿嫔时,她仍在上投摩根忙碌工作,紧接着的周末,她要飞回台湾照顾她的家庭。虽然不愿接受采访,王鸿嫔还是发了一封邮件说明缘由:新老交接当口受访不太合适。

  王鸿嫔在上投摩根的故事始于十二年前。2003年,王鸿嫔只身抵沪,开始了合资公司上投摩根的筹备工作,公司最初的名字叫上投摩根富林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外方股东分别为上海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和摩根富林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王鸿嫔的名字在最近5年中为内地的投资人所熟悉。上投摩根成立于2004年,王鸿嫔担任总经理。5年来,这家公司在市场中关注度极高,好消息和坏消息似乎从未间断。但不管中间怎样,公司5年发展,管理资产规模已达574亿元人民币,在6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十一位。

  2004年5月,上投摩根成立,王鸿嫔担任总经理。当时正值股市低迷期,王鸿嫔并没有像其他基金公司一样大力营销货币基金,而是将工作重点放在投资者教育上。

  对于基金从业者而言,王鸿嫔这个名字意味着更多经验和标杆。对于许多普通投资者来说,他们也许并不知道,他们或许正直接或间接地受益于王鸿嫔带来的改变。

  初创的基金公司在未达到一定规模之前无法实现盈利,管理层面临较大的压力。而据资深业内人士回忆,当时基金业并未意识到投资者教育的重要性,要在投资者教育方面投放大量资源,看起来颇似不务正业之举。

  携台湾纪录上海创业

  王鸿嫔选择了走出去跟客户交流,并且还大胆地定下一个具体的目标,一年之内办100场“致富100”的讲座。上投摩根最初的投资者教育活动叫“致富100”,无疑开基金行业风气之先。经统计,“致富100”2005年办了100场,2006年办了将近200场,2007年也办了200多场,活动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场地由当初的几十人换成了几百人甚至上千人。

  王鸿嫔个子很高,自诩是北方女人,同事聚餐时还会偶尔来几句天津话

  王鸿嫔有时甚至亲自现身说法,以自己的理财经历为蓝本,帮助投资者建立正确的理财理念。她喜欢冒险,热衷于新鲜事物,这一切也都渗透到她个人的投资行为。除了台湾本土的金融产品,日本认股权证、泰国认股权证、香港恒生指数,她都有所涉猎。在她看来,将资金放在定期存款上面,是自己不能容忍的。

  王鸿嫔的光环,与上投摩根金融的成就密切相关,她造就了一个新兴公司崛起的典型案例,并引发后来者或多或少的模仿。

  有耕耘,就有收获。王鸿嫔在股市低迷期播下的种子,与当时上投摩根出色的业绩相呼应,在牛市来临时结出了丰硕的果实。2007年4月,上投摩根内需动力基金发行,限售100亿份,而申购资金超过900亿,创下业内之最。经此一役,王鸿嫔的名字在行业内变得炙手可热。

  1998年,最初一批运作不规范的基金被整合为几个封闭式基金开始运作,中国最早的一批封闭式基金出现,最早成立的10家基金管理公司,也被业内称为“老十家”;而后的2001年,华安基金在上海发行了第一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

  短短3年,上投摩根就迅速跨进国内基金业第一梯队,成为前十大基金公司中最年轻的一员。

  2003年开始,上海国际信托筹划与摩根富林明资产管理公司成立一个合资基金管理公司,在台湾市场多年的王鸿嫔受命来到上海。

  上投摩根前市场总监曾在博客里回忆:“公司成立初期,大多数同事没有基金从业经验,所以那个时候Mandy(王鸿嫔)事必躬亲,特别是对销售部和市场部,有时候晨会她也和我们一起参加。”

  在相对狭小的台湾市场,共同基金的发展更早,王鸿嫔是其中的佼佼者。她在担任怡富投信行销企划经理期间,公司客户数从10万人一跃超过39万人,成为台湾客户数最多的投信公司,怡富投信也成为台湾股票型基金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她主持的产品创下10天募集150亿基金份额的纪录。

  王鸿嫔告诉《陆家嘴》记者:“第一个任期内,多数同事缺乏经验,所以会抠细节。实际上,到了第二个任期,就很少关注细节了,因为同事们已经在自己的业务领域比我还要精通了。”

  2003年开始,王鸿嫔与来自国内其他基金公司以及股东方上海国际信托的几人开始筹备上投摩根基金管理公司,公司最初的名字叫上投摩根富林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09年底,王鸿嫔从上投摩根离职,回到台湾陪伴家人。有业内人士对王鸿嫔给予了充分肯定:“在投资者教育、市场推广方面树立了典范,也为后起中小公司的运作提供了经验和教训。”

  上投摩根市场总监朱戈宇博客中记载着他对王鸿嫔的第一印象:Mandy(王鸿嫔)没有领导的架子,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和Mandy见面的场景。那是2003年的3月,在上投大厦12层的会议室,她个子很高(她一直自诩是北方女人,同事聚餐时还会偶尔来几句天津话),但一见面她就说:“朱兄,你好!”顿时让我觉得很亲切。

  营销女王

  引领投资者教育风潮

  王鸿嫔在上投摩根的出色表现,与她在台湾资本市场的历练息息相关。

  王鸿嫔有3个孩子,她在博客上撰文与人分享自己的亲子定投经历

  王鸿嫔
毕业于台湾清华大学经济系,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杂志社做财经记者。她对工作充满热情,曾被采访对象评价以日报的节奏跑月刊。在此期间,王鸿嫔得到了了解资本市场的机会,亦为她今后的事业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2004年,上投摩根甫一成立,就走出了与一般初创公司不同的一步棋,即开展投资者教育。

  然而好景不长,工作一年半以后,杂志社倒闭。因为发不出薪水,杂志社只能给员工发放一些广告置换的手表作为补偿。据王鸿嫔回忆,此事对自己影响极大,当时刚刚毕业,也没有存钱,真正体验了欲哭无泪的感觉。

  上投摩根最初的投资者教育活动叫“致富100”,2005年市场情况并不好,投资者教育开始兴起。但初创的基金公司在未达到一定规模之前无法实现盈利,因此由一家初创的公司领风气之先,是业内人士没有预料到的。

  杂志社倒闭让王鸿嫔做出了两个决定:首先,以后就业一定要找大公司,大公司哪怕经营出现问题,不至于让你直接收拾东西走人;其次,要随时保持危机感。

  随后,类似的宣讲和论坛成为一直延续至2007年最常见的投资者教育活动。也正是从2005年开始兴起的一轮投资者教育,使得国内的基金投资者真正开始脱离初级阶段。

  1992年,王鸿嫔加盟台湾怡富证券投资顾问公司任研究员。在台湾,多数研究员的转型目标是基金经理。而担任研究员四年后,王鸿嫔却独辟蹊径进入营销企划领域。然而,正是这个选择让她如鱼得水,王鸿嫔迅速在业界脱颖而出。

  王鸿嫔甚至把对投资者的教育开到了她的博客上,她会经常讲一些投资理念和故事。她有3个孩子,今年6月,她博客上撰文,与人分享了自己的亲子定投经历。

  她在担任怡富投信行销企划经理期间,公司客户数从10万人一跃超过39万人,成为台湾客户数最多的投信公司,怡富投信也成为台湾股票型基金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她主持行销的产品曾创下10天募集150亿基金份额的纪录,她个人更被评为台湾第五届“金彝奖”杰出投信人才。

  一位曾任上投摩根副总说,“Mandy的风格很像北方人,她祖籍天津,说话也很直率,对工作的态度也很认真,与这样的人共事很愉快。”

  王鸿嫔认为,认清自己很重要。受习惯驱使,当时没有研究员愿意去做营销,只是把营销看作是简单的推销。而王鸿嫔认为,金融产品要让客户听得懂,其实并不容易,拥有研究背景可以让营销工作如鱼得水。

  不过在投资者教育上,王鸿嫔比同事讲述中的要委婉细致得多。

  “营销领域并没有什么灵丹妙药,我的一招一式都是参照教科书。”王鸿嫔告诉《陆家嘴》记者。

  2009年上投北京分公司举办的一次投资者教育活动中,王鸿嫔在会后遇到一位购买了上投摩根亚太优势的北京老太太。老太太问,为什么亚太优势在首批4家QDII中净值表现最差?

  有件事情让王鸿嫔意识到开辟新渠道的重要性。有次回娘家,母亲很高兴对王鸿嫔说,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了。原来,母亲看到的是她发表在家庭妇女版上的三四百字的理财专栏。

  王鸿嫔花了接近20分钟时间来解释,亚太优势和其他QDII的区别,优势与劣势,期间多次被老太太打断,但她仍不愠不火讲完她的想法。

  事实上,当时王鸿嫔已经入行十年了,名字也常见诸报端。只不过投资理财类的报纸,母亲基本拿来垫东西,从来未曾留意。她意识到,与母亲习惯类似的人并不少,她们有理财的需求,但没有被发掘,由此可见了解一般民众阅读行为的重要性,要扩大客户来源,就不能局限于传统的渠道。

  庆功宴上喝到醉倒

  对于来大陆筹备基金公司,“当时是一个很难的取舍。”王鸿嫔回忆说。“如果我先生当时有一丁点儿的犹豫,恐怕我就不会来了。”

  双息平衡基金3周募集了64亿,使公司当年在财务上实现了盈亏平衡。那天晚上,王鸿嫔喝醉了,是同事把她送回家

  然而,家人却十分支持她来大陆“闯荡”一番。特别是先生的鼓励,给了她很大的勇气和自信。在上投摩根的筹备期,一切都是未知数,包括公司能否获批,班子的搭建,甚至公司的选址等等。

  朱戈宇博客中提及,王鸿嫔很喜欢看书,她常常提及金庸笔下的人物,也喜欢拿虚竹和郭靖来做对比:虚竹运气好,被醍醐灌顶后而获得盖世武功;郭靖天资愚钝,但专注勤奋,最终成为一代宗师。虚竹的运气是可遇不可求的,但只要足够勤奋,人人都可以成为郭靖。从2005年的“致富100”活动到后来的“摩根基金大学”,上投摩根在王鸿嫔的带领下开始苦练自己的“降龙十八掌”……

  那无疑是一段艰苦的时光。然而,王鸿嫔喜欢冒险的性格让她在直面困难的时候没有太多的犹豫。

  成立的最初一年多时间中,上投摩根发行了一只股票产品和一只货币产品,其中股票产品就是后来名声大噪的中国优势基金,这只基金2005-2006两年连续出现在基金排行榜的最前列,为上投摩根集聚了人气。

  “当时市场是陌生的,监管环境也是陌生的,感谢摩根大通给予自己的机会,让我的人生经历了一场大冒险,一路上充满了惊奇,收获也很丰富。”王鸿嫔这样总结她的上投摩根之旅。

  “Mandy的酒量不错,这些年我唯一见过她喝醉,是在2006年4月底双息平衡基金IPO的庆功宴上,双息平衡基金3周募集了64亿,从而使公司当年在财务上实现了盈亏平衡……那天晚上,是同事把她送回家的。”朱戈宇博客中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